西安女子花2万余元办理瑜伽馆“终身卡” 老店早

作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6-16 03:55    浏览:

[返回]

tmp_401978df2e6e1cc6a198e5e7c48381cf.jpg

我拿到了可以终身上课的“至尊女王卡”。然而不到一年瑜伽馆就转让了,现在新的瑜伽馆面临倒闭。

蒋玲(化名)是一名59岁的瑜伽爱好者。2019年1月,她报名参加了Xi科技路高辛大都汇的瑜伽馆。企业名称是Xi安自由新元素瑜伽文化有限公司,“当时瑜伽馆是作为奖励开业的,现场活动很多。我女儿和我一起报名的。我报了两年班,孩子报了一年班,一共80个。蒋玲说,她每节课都需要提前在微信微信官方账号预约。因为要照看孙女,上课次数不多,一个月大概能上六七节课。

蒋玲说,2019年9月,瑜伽馆做了活动。在工作人员的建议下,她办理了价值26800元的“至尊女王卡”。除了30节私人课,她还可以参加终身课程,没有日期限制。“工作人员说之前交的8000元可以计入这张卡的费用,卡的总金额是17000元。”蒋玲说,她觉得私教课质量不错。2019年12月,她花了17000元买了60节私人课,此外还有瑜伽馆给的10多节瑜伽课。

2020年,受疫情影响,瑜伽馆直到5月才恢复营业。江玲说,那时候,瑜伽馆的生意还没有以前那么红火。同年8月,商家又举办了一次吸引会员的活动。没想到,招聘活动结束后不久,瑜伽馆换了新老板,瑜伽馆的名字也改成了“瑜伽之光美学广场”。“当时新老板跟我们说,老成员资质不行。蒋玲说。

PPQBvQ0ADi91eyji.jpg

华商报记者在蒋玲提供的聊天记录中看到,3月24日,瑜伽之光美学广场在微信群里发出通知,称“高新店即将关闭。由于疫情等各种原因,这是我们不得已的选择。不过请放心,现在没有成品卡,我们会有方案供你选择.我们的课程将持续到2022年4月2日。”

蒋玲说,看到通知后,她也和该店负责人进行了面谈。负责人说没钱还,让她去找之前的负责人。“无奈之下,我最近联系了瑜伽馆的前负责人王女士。对方说店里当时是和学生一起转到‘瑜伽之光’的,让我去找现在的店长……”江凌说,我们就不要谈上大学的终身大事了。她现在还有50多节私人课,价值两万多元。这笔费用我该找谁要?如果费用不退还,可以安排正常上课吗?

4月1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瑜伽之光美学广场高新店,会员正在瑜伽馆上课。蒋玲提供的收据上有“Xi安自由新元素瑜伽文化有限公司”的财务专用章。天眼查App显示,公司成立于2018年10月16日,2020年10月26日注销。”之前的公司已经注销了,我们也没有和新的瑜伽馆签任何协议。这笔钱谁来退?”江凌说道。

5ke0PxcEGZk9Iszr.jpg

4月1日上午,瑜伽之光美学广场高新店负责人刘女士告诉记者,由于疫情原因,决定关闭该区域的高新店。他们在浐灞有正常门店,不会“跑路”。已提前告知学生此事,与他们签订协议交费的学生已全部完成退费或转费的安排。

据刘女士说,老会员的情况是有争议的。他们在2020年9月与前店主签订协议,约定接管店铺,但不包括接管前会员。老会员的协议和学费都是和之前的瑜伽馆签的,交的。他们没有收学生的费用,目前正在和之前的瑜伽馆负责人沟通。对于之前店的10多名老会员,双方也在沟通协商中,会做出妥善安排。

4月1日下午,记者联系到安自由新元素瑜伽文化有限公司原负责人王女士,王女士表示,2020年,由于疫情原因,店铺停业4个月,导致经营困难,宣告破产。2020年8月30日,以《商铺转让协议》与瑜伽馆现任负责人刘女士签约,最终以5万元的价格转让店铺,包括所有会员债务。

根据举报人王女士提供的《商铺转让协议》显示,第四条规定“乙方接管前店铺的一切债权债务由甲方承担(包括租金、水电费用、物业费等。);乙方应对接管后产生的一切业务经营和债券债务负责。”王女士为转让方(甲方)。

王女士说,虽然没有在协议中明确体现,但2020年8月29日晚,双方在微信上以书面方式查看合同时,明确“接收会员”是重点。后来,学生们确实去瑜伽馆上课了。签订协议后,公司留了一名员工在店里交接细节,原会员的信息已经录入新系统。无论是合同、聊天记录还是后来的交接,她都有记录。对方现在声称会员的债务跟她不真实,费用不应该她退。目前公司已经注销,老会员如果走法律程序起诉,追回费用,也会配合。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