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梨淘宝店铺下架!

作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4-16 22:04    浏览:

[返回]

很多消费者在商品下架前已经付款,现在担心退货和商品返现问题。有网友表示,10月份在悉尼店订购的皮草,一个多月后就收到了。发现污渍后,他们要求客服调换,但至今未发货。现在店关了,不知道怎么办。有网友在悉尼店订购了两件皮草,确认收货后可以返现。现在悉尼店客服不回应这个消息,担心不能返现。

公开报道显示,雪梨的淘宝店成立于2011年,当时还是大三学生的雪梨(原名朱)和室友钱夫人(原名钱)开了网店“钱夫人家雪梨定制”。

在下架之前,悉尼的淘宝店拥有2854万粉丝,林珊珊的淘宝店也有981万粉丝,位列淘宝女装类目第一。

悉尼淘宝店的业绩也很亮眼。由悉尼创办的MCN机构官网显示,2020年双十一期间,陈蕃电商GMV总额超过31亿元,旗下悉尼女装品牌“CHIN”位列淘女装类目TOP 1。这也是淘宝红人在双11首次大幅超越优衣库。

可能已经做出了“努力”。据悉,悉尼的淘宝店铺之前曾将“悉尼”两个字从名称中去掉,改名为“钱夫人定制女装”,但现在已经去掉了。

2016年,悉尼成立了MCN组织于凡电子商务。根据官方网站,陈蕃电子商务拥有350多位名人,全网粉丝超过4亿,其中悉尼和林珊珊位居榜首。

业内人士分析,悉尼和林珊珊赖以生存的淘宝店铺的关闭,无论是对他们还是对陈蕃电商来说,都是巨大的损失。

此前,悉尼和林珊珊因逃税受到处罚,分别缴纳税款、滞纳金和罚款6555.31万元和2767.25万元。

12月9日,悉尼和林珊珊的微博账号被封,他们的小红书账号也被封。12月10日,记者发现拥有242万粉丝的悉尼微博小号也看不见了,显示“由于博主的设置,目前内容暂时看不见”。目前,他们的Tik Tok直播账号、小红书、微信微信官方账号、淘宝都已被封。

此外,悉尼在2016年创立的MCN组织陈蕃电子商务目前在官网无法访问。

此外,在逃税风波后,悉尼官方微信官方账号悉尼剧透社一度更名为钱夫人剧透社。根据微信官方账号,最新消息是女装店安利的消息,12月9日更新。但是目前这个微信官方账号是搜索不到的。

除了账号被封禁,2021年,悉尼名下的很多企业都被注销了。上海豆子马营销策划中心于8月19日被注销,上海黄桑营销策划中心于9月1日被注销,两者均涉及悉尼逃税事件。

调查数据显示,悉尼仍然是13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,其中9家公司仍然存在。

“逃税”事件也影响了陈蕃电子商务。12月12日,陈蕃电子商务公司官网也处于无法访问的状态。

自成立以来,范艳电子商务已获得三轮融资。2019年5月,于凡电商获得A轮融资,投资方为引爆点资本和聚碧秋实,融资金额未透露;2021年3月和4月,范艳电商连续获得B轮和B轮数千万美元融资,投资方包括蓝欣亚洲和中原资本。今年8月,悉尼在接受采访时透露,陈蕃在品牌电商领域的年销售额约为50亿元。

“逃税”的余波还没平息。就在几天前,雪梨被曝没有给员工缴纳社保,于是登上了微博热搜。

12月10日上午,多家媒体发布微博,称“有网友爆料悉尼的店铺现在没有人流量,公司1000多名员工月薪上千万。事故发生后,悉尼已经停止购买保险

那些不熟悉网络主播的人可能只听说过维娅和李佳琪。其实粉丝基数大的人还是很多的。

直播行业人士李锐告诉《21CBR》,如果把他们看作第一梯队,朱和可以排第二梯队。

微博认证为杭州陈蕃电子商务公司董事长,微博粉丝1506万,淘宝直播粉丝3000多万。她早年开淘宝店,一夜成名,是王思聪的前女友。

2019年,她进入了直播,比李佳琪和维娅晚了几年。不过从网络名人转型带货还是挺成功的,只用了两年时间就成为了淘宝的头部主播。

今年双11预售直播第一,李佳琪销售额106.53亿元,维雅82.52亿元,悉尼9.3亿元,排名第三。

她是淘宝制衡超级头,大力扶持的“老三”。其直播间的主要品类是手机、医美、珠宝等客单价较高的品类,尤其是一哥一姐不做的医美品类,是其商品的重点。据说她带的医美产品大多来自天猫医美。

在今年8月的粉丝节脱口秀上,悉尼直言拒绝做第三名。“以后考不到第一就别夸我了。”

另一位主播林珊珊,属于陈蕃电商,网络名人,雪梨掌门人,微博粉丝超950万,淘宝直播粉丝超1000万,影响力不低。她还举办了大规模的个人粉丝见面会。

两个网络主播被罚9000多万,外界不约而同的聚焦在一个问题上:带货的主播能赚多少钱?

四年前,李锐进入直播电商,他最大的感受是,“主播赚钱的速度是大多数人无法想象的。”

李锐告诉《21CBR》记者,大牌点的主播,月收入至少几百万到上千万,中下阶层的也能拿到几十万到上百万。

他介绍,商品直播是轻资产模式,利润率极高。主播们一般都会收到“坑费提成”。

通常占用某个直播时段的费用是3-5万元,提成是销售提成,根据商家需求和商品种类的不同,差别很大。一些公司还提供“附加产品”来输出统一解决方案。

比如雪梨和李珊珊所在的陈蕃,实行品牌全案,红人先种草,在微博、小红书等平台推广,再在直播间完成改造,以及完善用户复购的售后跟踪和服务。李锐透露,这种全案服务通常报价在20-50万左右。

一个主播一个月能进5000万,按20%提成算。即使没有坑费,年营收也能破亿。能达到月5000万货水平的大V基本都有3-5万元的坑费。

“你说这些东西能值多少钱,大家都知道。”李锐感叹这个行业早就有点畸形了。慢慢的,大家开始恶性竞争,做同类型产品的两个品牌,竞相竞价,可供选择的主播并不多。

“刚开始很多主播不收坑费,数据慢慢起来。大家开始比拼,主播们也尝到了甜头。商家会投诉,但又能怎么样呢?”

北京明水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立斌告诉《21CBR》记者,名人、网络名人主播的避税手段,以及背后的逻辑,都使用了“核定征收”的套路。

核定主要是指在因会计账簿不完善、数据不完整、计税依据明显偏低等其他原因难以确定纳税人应纳税额时,由税务机关依法采取合理方法,按照税法规定的税率征收税款。

工资、劳务报酬等税种的最高边际税率为45%。明星和主播为了避免税收过高,会通过设立工作室的方式适用最高35%的税率,然后利用核定征收达到较低的税负。

“比如你赚了100元,如果你的利润被核定为10%,那么90元就被确认为成本,而

如果一个主播一年赚一个亿,大部分收入要按最高税率45%征税,超过4000万。如果最终税率为5%,只需缴纳500万元。

吴立斌说,国家已经发文禁止主播、艺人等高收入人群采用这种经过批准的采集方式。在实践中,仍然有人在使用它。

今年对逃税的打击力度明显加大。9月,国家税务总局专门下发文件,要求进一步加强娱乐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。

吴立斌说,官方已经问过娱乐圈,包括网络主播、影视明星等。进行自查自纠,并在今年年底前进行纳税申报。预计会有一波缴税潮。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