炸串小店串出2000家加盟店 连锁小吃数字化运营自

作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6-01 16:54    浏览:

[返回]

b7694c41-dac4-496a-abef-21ae704b39d8.jpg

下午5点,北京前门大栅栏西街的一家小店,弥漫着一股炸串的味道。接单高峰期到了,手机里不断传来“您有新订单”的提示。店里的四个员工有的炸串,有的打包,忙得一刻也不能闲着。就在5月初,一项“禁止在大厅吃饭”也让小店营业额锐减70%以上,上演了一场依靠外卖实现逆袭的自救。

谢是这家小店的老板。看到近年来越来越受欢迎的炸串串小吃,这个90后男孩在今年年初加入了“夸父炸串串”,在北京著名的旅游商业街大栅栏西街3354号开了一家30平米的店。

四个月来,小店营业额稳步增长,但主要靠游客的外卖和自提。“我在一个人流量很大的商业区。很多游客来购物,顺便买个炸串串边吃边逛。”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,之前,外卖业务占比不到30%。

随着“五一”黄金周的临近,谢已经准备了足够的食材,利用难得的假期来创下营业额的新高。然而,一条“禁止在大厅用餐”的规定却泼了一盆冷水。“刚知道的时候有点尴尬。看着店里准备的食材,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谢店铺的营业额瞬间缩水70%以上。

外卖成了这个时候唯一的自救方式。运营团队直接为谢的门店设计了新菜单,并迅速推出“单人套餐”、“主食套餐”等新的组合产品,吸引外卖客户。

更适合外卖的产品,结合夸父炸串对整体品牌的广告优化和吸引平台流量的措施,效果立竿见影。“短短一两天,外卖量就上来了。”逐渐解锁外卖“流量密码”的谢,也抓住母亲节、“520”等特殊日子,推出相应套餐。“真没想到仅靠外卖营业额就能实现逆势增长,创下日均140多单的新高。”

谢的外卖逆袭并非个案。根据夸父炸串串的监测数据,北京地区超过60%的门店实现了日营业额过万元。疫情期间,丰台永旺梦乐城店、凯德京品购物中心店、北京印象城店等多家门店均创下日订单超200单的纪录。

在这些店铺的背后,有一个普通的“军师”——夸父炸串总部外卖运营团队。今年以来,疫情蔓延全国,让这支40多人的队伍“身经百战”。“这是我们去年成立的一个专门团队。成员大多来自互联网科技行业。于是就沿袭了互联网公司每天开一个早会的快节奏工作方式。”炸串创始人兼CEO袁告诉记者。正是这种晨会的方式,让这个运营团队在很多地方突然出现“禁止在大厅吃东西”的情况下,能够快速反应,及时出台措施,帮助门店快速提升订单量,自救。

事实上,外卖运营团队是夸父炸串公司数字化运营的一个缩影。内部舒菲使该公司能够作为全球2000多家特许经营店的“大本营”高效运营。

在很多地方店铺营业额逆势增长的同时,夸父炸串的品牌也在疫情中逆势增长。“自今年2月以来,我们的门店一直以每月100多家的速度增长,并没有因为疫情而放缓。”袁对说:目前门店已遍布国内300多个城市,入驻日本、美国、英国、澳大利亚等7个国家的11个城市。

在袁看来,疫情下的逆势增长有多重原因。一方面,零食品类具有投资小、覆盖面广、经营方向容易调整等特点。在后疫情时代具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。同时,公司在去年实现了全链路数字化,也可以更好地帮助门店对抗风险,加快发展。

数字化体现在方方面面。例如,在供应链领域,商店经营者可以通过夸父商家App实时查看他们订购的食材的交付情况。一旦因疫情导致物流不畅,他们可以通过24小时客服快速协调解决。比如外卖过程中,店家不用自己摸索如何运营,而是由公司外卖运营团队帮助店家完成建立网店、设置在线菜单、吸引流量等工作。外卖团队之所以能成为幕后“战略家”,是因为它掌握着全球门店的日常运营数据,并能根据数据及时调整运营策略。

“表面上我们是一家餐饮公司,但我们把自己当成一家披着餐饮外衣的互联网科技公司。”袁是另一个著名餐饮连锁品牌西少爷的联合创始人,在此之前他创办了炸串。近年来,越来越多具有互联网思维的创业者投身到传统餐饮的赛道中,给这个传统行业带来了新的潮流和新气象。(记者赵)据

搜索